扬州:两千五百年大运河的“生长原点”

2018-06-22 09:13 来源:新华日报 
2018-06-22 09:13:27来源:新华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编者按】

  大运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标识,建设大运河文化带是千秋大计。大运河全长1797公里,江苏段690公里,“要创造性、高质量地推进大运河文化带江苏段建设,使其成为大运河文化带的先导段、示范段、样板段,成为江苏文化建设高质量的鲜明标志和闪亮名片”是我省确定的目标。大运河在江苏留下了怎样的文化积淀,在今天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怎样的作用,我省建设大运河文化带有哪些新举措、新成就?记者深度探访我省参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11座城市,报道大运河江苏段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扬州城北,黄金坝桥下,一条不宽的河流静静地流淌,汇入东侧的古运河。河的南岸有一座碑亭,中立一块大石碑,上写“古邗沟”三个大字。

  “古邗沟是我国早期运河中第一条有确切开凿年代的运河。”站在碑亭之前,扬州著名文史学者顾风自豪地对记者说。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曾将古邗沟称为“中国大运河生长的原点”。邗沟的开凿,翻开了中国大运河的第一锹土,也使得扬州成为中国大运河的发祥地。

  “在大运河体系中,扬州占据着独特的地位:她被称为‘中国运河第一城’,是大运河成功申遗的牵头城市,是拥有大运河遗产点最多的城市,是长江经济带与大运河文化带交汇点。”顾风对记者如数家珍。

  和大运河“同龄”的扬州城

  周敬王二十六年(前486),吴王夫差大败越国,俘越王勾践。强大的吴军乘胜挥师渡江,吞并了江北的邗国。之后,夫差的目光投向北方,想与强大的齐国争夺霸权。

  吴国地处长江下游地区,河流纵横密布。吴国的精锐之师是舟师水军,“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当时,长江与北方的淮河之间并没有通联的水道,吴军要通过水路北上,需出长江口由海路进淮河,海上风急,行船艰难。深思熟虑后,周敬王三十四年,夫差作出了一个伟大的战略决策:在江淮之间开挖人工运河。

  《左传》对此的记载简略到极致:“吴城邗,沟通江淮。”顾风告诉记者,这7个字其实记录了两件大事:吴国在邗国城邑的基础上建造新都邑;开挖江淮的人工运河——邗沟。

  《水经注》载,邗沟又称“邗江”“邗溟沟”“中渎水”,全长380里。有了这条运河,吴国兵船能轻松地进入淮河,并进而驶入北方的泗、沂、济诸水,实现北上争霸的战略意图。

  邗沟就像2503年前埋下的一颗种子,在漫长岁月中,长成了枝干茂密的大树——横亘中国南北的大运河水网体系。

  有趣的是,“吴城邗”和“沟通江淮”发生在同一年。大运河“出生”的公元前486年,也被视为扬州建城史的开端。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2015年,“同龄”的大运河和扬州城在这一年也迎来了自己“2500岁”的生日。

  东汉时期,政府对邗沟进行整治,使其成为从洛阳而来的大运河的重要一环。由当时全国最大的漕粮中心洛阳入汴渠,至徐州入泗水,由泗水入淮水,再转经邗沟可直达江南。

  “扬州地区的运河在不断变化,每个朝代都有新的运河开挖,运河体系更加完善。”顾风介绍,西汉初年,刘邦的侄子刘濞被封为吴王,都于广陵(扬州)。刘濞封地南有铜山,东临大海,他“即山铸钱,煮海为盐”,开挖了大运河重要支流运盐河,从扬州茱萸湾经海陵延伸至海边,高效地将盐场所产食盐运至扬州,再通过大运河和长江扩散至全国。顾风说,运盐河的开挖,为后来扬州成为千年盐运中心,保持长久的繁荣昌盛奠定了重要基础。

  夫差和刘濞,是奠定大运河体系至关重要的人物。

  大运河带来扬州的千年繁华

  隋朝统一中国后,经济中心逐渐转移到长江流域。

  大运河学者李德楠介绍,605年,为了加强首都洛阳与南方经济发达地区的联系,保证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北方,隋炀帝下令疏浚邗沟,“渠广四十步,渠旁皆筑御道,树以柳”,并疏凿江南运河;608年,隋炀帝又开凿了永济渠,直抵涿郡。

  以洛阳为中心,东北抵涿郡、东南延伸至江南的“Y”字形大运河得以形成,中国大运河在历史上实现第一次全线贯通。

  “这一庞大内陆运河体系中,扬州处于重要的交通枢纽位置。” 顾风说。

  隋唐扬州因大运河的开通而富甲天下。扬州大运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杰说,唐代的扬州是中国最繁华的商业城市,东南第一大都会,是相当于如今“北上广深”的超一线城市。

  《旧唐书·高骈传》说,唐代扬州地处“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商业和手工业空前繁华;9世纪大食地理学家伊本·郭大贝将扬州与广州、泉州、明州并列为东方四大商港;一句流行全国、家喻户晓的俗语“扬一益二”更是说:全国最富裕的城市中,扬州排第一,成都(益州)排第二。

  扬州还是唐代最重要的物资转运中心,江淮以南八道的漕粮均由扬州北上,运往洛阳与长安,“舟樯栉比,车毂鳞集,东南数百万艘漕船,浮江而上,此为搤吭”。

  唐人歌颂扬州繁华的诗篇多达数百首,黄杰将当时的扬州比作“中国最诗意的城市”。

  “元代以后,大运河迎来第二次南北大沟通,虽然政治中心已转移至北京,但扬州依然是大运河上重要的节点城市。”黄杰说。

  在扬州古运河边的东关街景区,有一座马可·波罗纪念馆,这位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与扬州有独特的情缘。他在《东方见闻录》(即《马可·波罗行纪》)中写道:“(扬州)城甚广大,所属二十七城,皆良城也”,城中有很多制造骑兵装备的工匠与作坊。马可·波罗本人还在扬州当过3年地方官。

  因大运河而兴盛,扬州的繁华一直持续到清末。正如大运河学者李德楠所说,在6-9世纪的隋唐时代,在16-19世纪的明清年间,扬州是一座被运河包围着的城市,是可以代表中国形象的最富有、最美丽且具有影响力的城市。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