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氏的踪迹

2018-06-30 17:57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6-30 17:57:4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盛文强

  东晋诗人陶渊明在《读山海经》中写到了刑天的勇猛:“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刑天是《山海经》里的人物,《山海经·海外西经》载:“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在与黄帝的大战中,刑天被砍了脑袋,却仍然不死,失去头颅之后,他的双乳变作眼睛,肚脐变为嘴,一手挥舞着斧子,另一手拿着盾牌,继续作战。

  在传世的图本《山海经》里,刑天的形象有些骇人——他的躯干正面变成了人脸,脑袋和脖颈却不见了,只有一个齐整的断茬。他挥着斧子,左足着地,右足抬起,正跃跃欲试,仿佛要从纸面上跳脱出来。

  刑天的故事是对死亡的超越,人死后精神却不灭,反而愈发超拔与激越。刑天身后,他的故事并未有消散,历代都有和刑天有关的传说,可看作是上古神话的余絮。宋代类书《太平御览》中提到了一种无首民:“无首民,乃与帝争神,帝斩其首,敕之北野,以乳为目,脐为口。去玉门三万里。”原来,刑天被黄帝斩首之后,衍生出了一个部族,整个部族都是无首之人,他们被流放到玉门关外三万里,在那次大战中,他们失去了逐鹿中原的机会,被新的王权体系贬斥到蛮荒之地,无首民皆是刑天的后代,时过境迁之后,他们似乎已忘记了仇恨,按自己的方式,在不为人知的地带生活。

  在刑天一族遭到流放之后,中土偶尔还有些刑天氏的近亲出没。《太平御览》提到汉武帝时的豫章太守贾雍出境讨贼,结果被贼砍了脑袋,成了无首人。回到军营后,士兵都来看贾雍,他胸中发声说道:“战不利,为贼所伤,诸君视有头吻佳,无头佳乎?”众将哭着说:“有头佳。”贾雍却说:“不然,无头亦佳。”说完,贾雍就倒地而死。明人徐应秋在《谈荟》中也有一则无首人的故事:曾经有一个上战场被敌人砍去脑袋的人,战争结束后同营战士发现他还活着,手能持东西,双腿能走路,他后来回到了故乡,平时还能织草编履,妻子每天把饮食从食管中给他灌入,他饿了则书一“饥”字,不食则书一“饱”字,如此二十年之后才死。不难发现,这两则故事皆出自战场,在作战中失去头颅,与刑天的故事何其相似。

  清代袁枚的《子不语》中又提到了一个海外的“刑天国”,似可与“无首民”遥相呼应。据袁枚称,这是温州府的海商王谦光所讲述的亲身经历,王谦光出海经商,曾漂到了一个海岛,岛上男女千余人,“皆肥短无头,以两乳作眼,闪闪欲动,以脐作口,取食物至前,吸而啖之,声啾啾不可辨”,这些无首人看到王谦光有头,都争相用舌头舔他,王谦光大惊,赶忙奔到了山顶,和他的同伴们一起扔石头驱赶无首人,终于把这些怪物驱散。后来有博物君子岁王谦光说:“此《山海经》所载刑天氏也。”清代航海技术的进展,开拓了新的地理空间,当新空间开启之际,未知之地充斥着奇人异事,于是,上古的刑天氏在海外也有了一支孑遗。

  在更为遥远的欧洲,也有无首人的传说。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在其《历史》一书中提到,无首人阿克发洛伊(Akephaloi)与狗头人赛诺瑟发利(cynocephali)住在古利比亚的东边。亚历山大远征到达印度时,曾经遇到过几个金色的无首人,便抓了一些带回去展览。也有人认为,亚历山大遇到的无首人,只不过是穿了大号盔甲的异族人,其盔甲肥大,遮住了头部,而胸口又有眼和嘴的纹样,乍看上去像是无头一样。

  在欧洲中世纪抄本当中,无首人的形象屡见不鲜,这一时期的无首人绘像大致有两类,一类是眼睛长在胸脯上,另外一类的眼睛长在肩膀上。欧洲人对于未开发的遥远地域怀着恐惧和敌意的想象,这和中国的刑天何其相似,都将无首人弃置在蛮荒之地,在刑天的问题上,中国和欧洲有了奇异的对称。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