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变迁记

2018-07-02 10:11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7-02 10:11:22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刘丹

  作者: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周维强

  常常会见到一些媒体撰文批评说,中国的家庭没有多少藏书或者没有书房。这些意见不是没有依据,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我总疑心说这些话、写这些文章的,好像是从火星上移民过来的。

  一个家庭如果要有一定数量的藏书或者书房,那必须首先得有比较宽裕的住宅,否则藏书往哪儿搁啊?或者说,书房的存在,还是得依赖于住房的改善。我曾经在住宅里有比较宽大的书架,后来又有了比较宽大的书柜,再后来又有了一个书房,从书架到书柜到书房,说来也真是侥天之幸。

  30多年前,大学毕业,那时住房没有市场化,都由所工作的单位给予分配,僧多粥少,所以有房子的单位一般会成立一个分房小组,制订分房标准,比如工龄、职称等,按照标准给申请住房的职工打分,由高分到低分分配住房。那时的房子的面积之小和结构之单一,也不是现在的年轻人所能想象的,比如一个业务单位,初级职称只能分到小套,大约三四十平方米;中级职称可以分到中套,五六十平方米;高级职称才有条件分到大套,70平方米。以30多年前这样的住房标准,房间里哪还有多余的空间来放书啊?能够有一个书架算是幸运了,更遑论书房了。

  婚后参加单位的分房,一开始分到了小套;1998年评上高级职称,单位给补足了住房面积,但两套房子在城市的两端,使用起来不便利,所以住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和太太一起搬回到了岳父母的住宅。虽然岳父母的住房还算大,但是想要有书房就没有多余的空间了。不过我能够有一个比较大的书架可以来放书,是托了太太的福,所以我说这是侥天之幸。

  1998年房改开始了,住房面向社会开始了一个市场化的过程。我所在的城市那时在世贸中心举办了一次房交会,我和太太在会上一眼就看上了一个文教区的楼盘,其中主力户型是120平方米。这个地方学区好,距离西湖又近,所以我没有丝毫犹豫地下了订单,2002年暑期结束后,全家搬进新居。新居虽大,算来算去还是少一个书房:厨房、两厅两卫、孩子的房间、岳母的房间(岳父已经去世)、我们的房间,书房是没有了,好在厅足够大,所以大大的客厅里站立着一排巍峨的大书柜——比原先的书架扩大了许多倍,已经很知足了。

  然而,2003年春天,记得获知“非典”那天,我正和杭州的几位特级教师、知名校长在青田“支教”。平生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疫情,那时我也有点儿紧张甚至“惶恐”的感觉,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傍晚回到杭州,听说有学校发生了“非典”疫情,我所居住的小区,有个单元也发生了“非典”疫情,这个单元整个地被封闭了。这时候,我和太太觉得,住在热闹的市区,人口密度高,也有“不安全”的因素,生出了到郊外购置房产的念头。

  也是碰巧,那时获悉我所在的城市在规划着把城西的湿地建成湿地公园。我看了规划,全家又到那儿去走了走、游了游。更碰巧的是,一家房产公司在那儿开出了楼盘,楼盘广告说是“纯排屋社区”。真是喜出望外!

  2003年春天的一场“非典”,触动我家生发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好结果,而我也终于意外地得到了一个书房。

  今天,我坐在明亮的书房里看书或写作,或整理书籍,总会生出一丝庆幸,庆幸遇上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时代,一个有可能改善住房条件的时代;而那时候的房价,也还是我们的收入能够承担得起的。真是侥天之幸啊!

  仓廪实而知礼节。一定的精神文明恐怕也得建立在一定的物质文明的基础之上。与其指责国人不重视家庭藏书、没有书房,不如想办法改善住房条件才是富于建设性的、务实的做法。如果有这么一天,书房成为城市“中产”住宅的标配,这将是我们城市文明的一个多大的进步啊。

  行文至此,忽然听闻我所在的城市,购买住房也要“摇号”了——这意思是说,房改20年,我所在城市的住宅仍然是“稀缺资源”,供不应求啊——当然,从好的方面来理解,这或许也说明了这个城市的人民比较富裕和对美好生活品质居所的向往与渴求。

  书房,书房。

[责任编辑:刘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