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次膺:南渡直臣称首焉

2018-07-05 09:47 来源:大众日报 
2018-07-05 09:47:20来源:大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莱州掖县公园,青草知夏意,绿荫如华盖,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塑立于绿树碧草之间。其中有一尊雕塑,身着宽博衣衫,头戴方正巾帽,坐于石桌之旁。他目视前方,眉头深锁,左手轻捻下颌胡须,右手放在一叠奏疏上,气质儒雅,神态沉思。这是南宋名臣、掖县人辛次膺的雕塑。

  1958年,江西省景德镇市出土了辛次膺墓志铭。该铭虽有部分残缺,但基本信息颇为齐全,可与史传记载相互印证。拭去沉积的尘土,露出丰满的血骨,一个铁骨铮铮的身影浮现于我们面前。

  长于困苦,心忧国事却难诉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句话用来形容辛次膺再合适不过。辛次膺的父亲名绍庭,曾担任过开封府尉氏县丞。但在辛次膺九岁那年,父亲就因病谢世,只留下他和寡母相依为命。后来,母亲没有能力独自抚养他,就南下到了江苏镇江,投奔辛次膺的外祖父王圣美。

  苦难生活磨砺了辛次膺的意志。他很快就展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聪慧。他不仅天赋极好,日诵千言,而且意志坚定,一心向学。年刚弱冠(古人称20岁为弱冠),就考中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的进士。

  当时,宋徽宗“轻佻不可以君天下”,登基十二年以来愈发贪图享乐,国家潜藏着衰败危机。科考前夕,都城汴梁上空忽然云气缭绕,群鹤于宫殿上空飞鸣盘桓,长鸣如诉,经时不散。宋徽宗观此景象,认为祥云瑞鹤,正是国运兴盛的好兆头,当即欣然提笔作《瑞鹤图》。大臣逢迎圣意接连上奏,报告天下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应考士子也多欢欣鼓舞,以为身逢盛世,前程似锦。只有辛次膺认为国家社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君王好鹤”并非吉兆。他缄默不言,忧心忡忡。

  进士及第后,辛次膺陆续出任饶阳(今属河北衡水市)主簿、中山府(今河北定州市)仪曹椽、单父(今山东单县)县丞。

  县丞是一县的“贰令”,即县令的副手,主要协助县令处理县事。具体而言,辛次膺担任单父县丞后,需要承担常平免役(灾害赈济、徭役免除)、掌管农田水利、主管金属冶炼、督促征收赋税、决断处理案件,事情可以说既繁琐又复杂。但因为县令往往想独断县务,不愿县丞参与分权,所以县丞地位又尴尬微妙。

  辛次膺上任后,只想为百姓多多造福,不愿顾忌世俗的议论。他尽心竭力推行赈济办法,“计口而给粟,老幼无不均之患”;努力开垦农田,修建陂塘,改善当地灌溉条件。他的辛劳得到百姓交口称赞,但却引起县令的猜忌。

  统治中枢日益腐朽,地方长官横生猜疑,辛次膺渐感身受掣肘、有志难伸。心灰意冷之际,他屡次请求罢职回乡,不想再涉足政事。

  辛次膺厌倦了官场争斗,心态由“兼济天下”退而“独善其身”,他想在乡野闲适中享受闲云野鹤的生活。但震惊天下的靖康之变,击碎了宋徽宗沉湎享乐的美梦,也打破了辛次膺寄情山水的心愿。

  战乱波及故乡后,辛次膺侍奉母亲南渡逃亡,寓居在江西浮梁。南宋流亡朝廷仓促建立,人才储备捉襟见肘,因而对南渡士人非常倚重。朝廷令辛次膺掌管宗室财务,奉命到闽浙一带上任。当他到达(福建)建州时,当地正爆发大规模叛乱。宰相吕颐浩认为辛次膺有文武之才,是乱世难得的良才,令他驻守浦城,遏制叛军攻势。

  一场严峻的考验摆在辛次膺的面前。

  安民平叛,谏“用人贵于务实”

  辛次膺从未领军作战,如今要他直面敌军,似乎有些强人所难。当时浦城已遭到叛军劫掠,城中大部分建筑付之一炬。辛次膺到任后,与百姓一道清除焚余,割除荆棘,迅速得到大家的好感。接着,他直接坐在瓦砾中央,和同僚百姓筹划城池防守。他先张榜帖文申明朝廷之意,安抚百姓情绪;又择取丁壮严加训练,再添置器械扼守险要,浦城形势很快转危为安。辛次膺坚守数月,牵制大量叛军,保证了韩世忠进剿没有后顾之忧。

  建州收复后,叛军余党攻破邻邑,劫掠蹂躏一番。浦城百姓再次惊恐万分。福建主帅建议辛次膺坚守不动,等待援军到来。辛次膺分析敌我力量对比,认为叛军已如强弩之末,一击即可平定。他招募擅长强弩的乡兵,预先埋伏在河流一侧。等到叛军到来,辛次膺令强弩齐射,瞬间千箭齐发。叛军心内骇然,立即崩溃四散。辛次膺率军追击,再次大获全胜。他惩治了为首五人,对其余叛军全部宽宥,赢得了士兵拥护。

  辛次膺先后两次平定叛乱,引起朝廷大臣的重视。宰相吕颐浩认为他是乱世“长城”,可为大用;参知政事(副宰相)孟庾,也数次在高宗面前举荐他。高宗对这个从前没有寸功,突然耀眼朝堂的辛次膺满是兴趣,便将其召回朝廷问话。廷对应答时,辛次膺奏请“用人贵于务实,施令在于必行”,强调实干兴邦,有令必行。高宗听了大为感慨,认为于时事大有裨益。

  高宗的褒奖,激发了辛次膺“致君尧舜”的热情,接连建言献策,对当下急务呈递了许多奏疏。如他建议,丧乱之后应敕令郡邑“务农抑末”,扩大农业生产降低税赋征收,恢复国家元气,为长期抗金作物质储备。他又提出当下急务在“收拾人心”,“中原百姓为追随陛下巡幸江左,舍祖先坟墓弃安身之业,甚至因饥寒交迫而丧命”。如果能将这些人妥善安置,可以令沦丧地百姓心向往之,收复故土自然轻松许多。

  辛次膺的奏疏得到高宗的关注。吏部本来准备将他外放湖北转运使,高宗特意将他召回建康,并在行宫再度召见。辛次膺向皇帝畅言救世之弊,希望高宗检阅兵将,简拔功臣,收回恩威之柄,使人人知朝廷之尊。他还提醒,左右近习大臣,久得信任或将揽权干政,应该杜绝这种弊端。而兵乱十年不息,一年所需就要钱三十万、米四百万石。天下诸路额定赋税仅能支撑一半,其余都要横敛于百姓。他请求罢免不急之务,减省冗官,裁汰冗员,减轻百姓负担。辛次膺说到动情处,慷慨悲愤之情溢于言表,高宗非常感动。奏对结束后,高宗将他提升为左正言,还让人将其所奏张榜于朝堂,令群臣参观学习。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