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帅的诗剑情怀

2018-07-05 09:51 来源:天津日报 
2018-07-05 09:51:45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赵宇

  作者:朱有华

  开国将帅从战火硝烟中走来,他们都是佩剑战士。除了握有指挥杀敌之剑,他们还有诗和远方。相当多的开国将帅,爱作诗,会作诗,有的还会填词。战争年代,他们迎着战火用生命和鲜血写诗;和平时期,他们向着建设发展用激情沧桑吟咏,堪称儒将文帅。

  早在1987年,笔者就珍藏了一本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开国《将帅诗词选》,书中辑录了155位开国将帅400多首诗词。30年来,我时常翻阅,咀嚼再三,读出的是满满的铁血信念、英雄气概、家国情怀,以及对领袖的敬仰,对战友的真挚感情。

  记录革命战争血与火的史诗

  开国将帅都是用生命打出来的。一个开国将帅的历史就是一部血与火的史诗,与其说他们作诗填词,不如说他们深情记史。开国将帅的诗词,大都是写实、纪实,是他们用诗一般的笔触临摹他们的剑锋所指所得。于是,透过开国将帅的诗词,我们不仅感受到了他们在中国革命伟大征程中指挥若定、勇猛向前的英姿,还看到了我军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光辉战绩,看到了我军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伟大奇迹。

  “伫马太行侧,十月雪飞白。战士仍衣单,夜夜杀倭贼。”这是开国第一元帅朱德总司令1939年作的《寄语蜀中父老》,大有古之边塞诗风骨。

  “狼山战捷复羊山,炮火雷鸣烟雾间。千万居民齐拍手,欣看子弟夺城关。”这是刘伯承元帅1947年9月作的《记羊山集战斗》,元帅欣然脱口哼出的诗句可谓气势磅礴。

  “天空鸟飞绝,群山兽迹灭。红军英雄汉,飞步碎冰雪。”这是杨成武1935年6月作的《翻越夹金山》。同年9月,杨成武又赋诗一首《突破天险腊子口》:“腊子天下险,勇士猛攻关。为开北上路,何惜鲜血染。”红军长征的壮举,穿越时空,举世皆知,妇孺皆知,其艰苦、其险恶、其真情到底如何,当年的中央红军开路先锋──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的诗歌给出了有力的佐证。长征途中,杨成武率部趟路,先行爬雪山过草地,誓死飞夺泸定桥、突破腊子口,创造了一连串彪炳史册的光辉战例。难以想象,在那十万火急,连生命都很难保证的战略大转移中,杨成武这个开国上将,当时还有兴致写诗抒情。品读杨成武上将长征诗作,我感叹,上将不是写诗,而是手执长剑,高呼着“同志们,跟我向前”。

  同样对于红军长征,很多开国将帅刻骨铭心,时常回忆,写下一首又一首诗词。开国上将李志民作有《江城子·忆长征》词;开国中将刘志坚1986年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时,一连作了两首有关长征的诗词。前面提到的中央红军开路先锋杨成武,1981年追记飞夺泸定桥,用短短20个字再现了当年的奇迹:“无边风雨夜,天堑大渡横。火把照征途,飞兵夺泸定。”

  有诗人之称的开国元帅陈毅,战争年代转战到哪儿写到哪儿,打一仗写一仗。1929年2月,他赋诗一首《红四军军次葛坳突围赴东固》;同年6月,他写下《反攻下汀州龙岩》;仅1936年,陈毅就写下好几首脍炙人口的名诗,如我们熟知的《梅岭三章》《野营》。在著名的《赣南游击词》中,陈毅把游击战的艰苦和不屈写得生动感人,令人动容。“天将晓,队员醒来早。露侵衣被夏犹寒,树间唧唧鸣知了,满身沾野草。天将午,饥肠响如鼓,粮食封锁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数,野菜和水煮。日落西,集合议兵机。交通晨出无消息,屈指归来已误期。立即就迁居……”

  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后,陈毅挥毫赋诗:“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作为指挥员之一的陈毅在部队打了胜仗后的喜悦之情,跃然诗间。这里,是诗句,更是陈毅当时心情的实录。陈毅像随军记者一样,所不同的是,他用诗歌忠实地记录下战争的全景及片断,既为我军军史宝库留下了丰富的史料,也为我军军事文学增添了精彩的篇章。

  遵义大捷、遵义会议、平江起义、黄土岭之战、淮海战役、中原决战、抗美援朝、板门店谈判……几乎我军军史上所有重大战役、重要事件都被开国将帅们用诗词珍记下来。开国中将欧阳文是个文化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解放军报》总编辑,1931年至1934年间,居然用心把一至五次反“围剿”的历史全部用诗完整地记录下来。品读开国将帅的诗词,就是重温我军军史,就是走进那风烟滚滚的战场,走进战旗飘扬的岁月。

[责任编辑:赵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