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潦倒新停浊酒杯”该如何解读

2018-07-10 09:25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7-10 09:25:38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作者:张立华

  唐代宗大历二年重阳节这天,年迈的杜甫在客居之地夔州(今重庆奉节)独自登上高处,写下了一首被后人称为“七律之冠”的千古名作《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2017年,这首诗被教育部列入“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推荐背诵篇目。

  新近停杯戒酒?

  儒家阴阳观以六为阴数、九为阳数,二九相重称为“重九”、“重阳”。重阳节之时,民间有登高的风俗,故又将其称为“登高节”。古往今来,重阳登高之诗不胜枚举,却无出《登高》之右。明朝学者、诗人和文艺批评家胡应麟认为,杜“风急天高”一章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诗人客居的夔州,离巫峡很近,峡口多风,又大又急,特别是登上高处,风就更为急骤。巫峡两岸,山中多猿,哀啼长啸。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有云:“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诗人漂泊万里、年迈多病,在这萧瑟凄凉的重阳节,远离亲友,独自登上高台。俯瞰江中小洲的边上,秋水清澈、沙粒洁白,仰望天空,鸟儿盘旋飞翔;茫无边际的山林,树叶被急骤的秋风吹得唰唰飘落;望不到尽头的长江,激流奔涌着滚滚而来。对国家命运的担忧,对个人身世的惆怅,致使如霜的白发不断增多。穷困潦倒之间,如何排遣这无尽的忧愁?诗人叹道:潦倒新停浊酒杯。

  对于这句“七律之冠”的结穴,有注释认为:“新停:刚刚停止。杜甫晚年因病戒酒,故谓‘新停’。”这是沿袭了旧注的说法:(1)久客于万里之外,而方独登台,以多病之人,而对景悲秋,其惟艰难潦倒甚矣。安得不添白发而废酒杯乎?(2)远客悲秋而多病,鬓安得不白,加之停饮则愈戚矣。(3)远客悲秋,又以老病止酒。

  这种说法影响很大,已被众多现代专家学者当作定论:(1)穷愁潦倒本可借酒排遣,偏偏又因肺病而被迫戒酒。(2)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仇,使自己白发日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遣。(3)重阳节登高,例应饮酒,时杜甫因肺病戒忌,故云。(4)这句指作者因肺病戒酒。(5)穷愁潦倒,本可借酒排遣,但因患病停饮,致使酒杯污浊。(6)诗人无限忧愁,又平生嗜酒,常借酒消愁,现在病得连酒也不能喝,岂不更加忧愁。(7)穷愁潦倒因病我又新近停下浊酒杯。(8)本想在衰颓失意的时刻借酒浇愁,而又新染肺疾刚刚戒酒,胸中的郁闷无法排遣了。(9)这样艰难潦倒的境遇,本来还可借酒浇愁,偏偏又因染上肺疾,不得不暂且罢饮,这更添了难以排遣的忧愁。(10)潦倒不堪,新近因病戒酒,又怎能开释忧思百结的胸怀!(11)这两句是说艰难苦恨使自己白发日多,所患的肺病又使自己不得不戒酒,古来登高有饮酒的习惯,但这时杜甫患肺病,又不能不暂停借以浇愁的酒。

  如果仅就本诗来看,这样的解释似乎也说得通。但如果把杜甫的相关诗作综合起来研究,则其误立见。就在写此诗的前一天傍晚,杜甫写下一首 《晚晴吴郎见过北舍》:圃畦新雨润,愧子废锄来。竹杖交头拄,柴扉隔径开。欲栖群鸟乱,未去小童催。明日重阳酒,相迎自酦醅。

  酦醅,就是重酿未滤的酒。杜甫表示,明天自己要亲自滤酒招待吴郎。可是,第二天重阳节,吴郎爽约未至,也没有其他亲朋来和杜甫一同过节。诗人于是在这天的《九日五首》(其一)中叹道: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弟妹萧条各何往?干戈衰谢两相催。

  由“独酌杯中酒”可知,杜甫当时并没有戒酒。由此,“新停浊酒杯”显然不能解释为新近停杯戒酒。

  新修成的亭子?

  那么,“新停”该如何解释?有人根据宋郭知达《新刊校订集注杜诗》中此诗末句作“潦倒新亭浊酒杯”以及杜甫《十二月一日三首》(其二)中的“新亭举目风景切”,推断实为登高所在,即新修成不久的亭子。

  例如,有人提出,“新亭”就是新的亭子,登高之所在也。还有人进一步考证:广德元年秋,杜甫在梓州时曾作《随章留后新亭会送诸君》,旧注说这“新亭”在梓州,而《登高》诗中有“潦倒新亭浊酒杯”,颇能吻合。

  这些解释颇可商榷,因为第六句“百年多病独登台”已经说明“登高所在”,这句如果再说登高所在的“新亭”,难免重复累赘。再者,把“新亭子”放在原诗中也不通:“潦倒新亭子浊酒杯”,这是什么话?另外,本诗“八句皆对”,四联都是对仗的,把“新亭”解作新建亭子就成了名词,与上句“苦恨”(极恨)失对。

  日本学者森獭寿三解释说:“重阳时节一人登台,独酌经济便宜的酒而无亲朋相伴,慢慢举起消忧解愁的酒杯停在嘴边——我的身体已承受不了啦,至今饮酒不断、未曾有过停杯体验的我不禁为自己身心之衰感到愕然。”这里,将“新停”解作“酒杯停在嘴边”,则有点牵强而拘泥。“我的身体已承受不了啦”云云,更不免增字解经之嫌。

  还有人提出新的解说:“因放下酒杯而抱病登台,故而不胜‘万里悲秋常作客’之思。”重阳节是登上高处之后在亭台上赏菊饮酒,而不是饮酒之后才去登上高处的亭台。说喝完酒后再抱病登台,显然是把前后顺序弄颠倒了。

  综合各方解读,有观点提出,“新停”者,“方饮罢”之意。就大意的疏通而言,此说庶几近之,但“停”毕竟不能直接翻译成“饮罢”,因此终觉隔了一层。

  其实,“新停”是刚停下的意思,“新停浊酒杯”就是指刚喝完浊酒。这样就能与同一天写的“重阳独酌杯中酒”相互吻合。我们今天也有类似的说法,如有人请你去喝酒,可你刚刚喝过酒,于是就说“不去了,刚撂下酒杯”。这里的“刚撂下”,就相当于《登高》的“新停”。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